不要迷信「急性病看西醫比較快」

上週六(2020/9/19)一位老朋友打電話來,說他的小孩在宜蘭讀大學,得了腮腺炎。去宜蘭的陽明醫學院急診室,診斷為腮腺炎。打針、打點滴,也開了藥,結果一點緩解的跡象都沒有,希望來找我處理。
這個患者(民國90年次),他說上星期二(9/15)開始覺得右側耳下會痛,全身無力,有酸酸的感覺。9/17先去學校附近一家西醫診所看診,開了藥,也打了針,沒改善。隔天(9/18)就直奔宜蘭的陽明醫學院附設醫院急診室。我看他的健保卡紀錄,醫院急診室做了頭部X光攝影,也抽血做了CBC(全套血液檢查),CRP(C-反應蛋白),各種電解質,澱粉酶,做出診斷是:腮腺炎。

 


急診室打了抗生素(Amoclav IV)、止痛針(ketoprofen)、吊掛點滴,也開出了二種口服止痛藥(Paramol、Voren),二種口服抗生素(Curam,Cephadol)。病人在當下有覺得比較不痛,回到住處,吃完藥,還是一樣沒有改善,整晚痛得不能睡覺。
*********
他於9/19下午來診,右側的腮腺明顯腫脹,觸診有硬塊及壓痛,很容易診斷這是腮腺炎。舌苔黃,脈浮數,明顯內有蘊熱。於是我開了普濟消毒飲加上清咽利膈湯,另外加一些清熱解毒的銀花、荊芥、連翹。同時告訴患者:「那些西藥既然都無效,就不要吃了」。


*****
今天(2020/9/23)遇到我的老朋友(患者的家長),我隨口問他,年輕人的情況如何?他說:「療效太好了,吃中藥的第二天,腫痛都消退了。」
***********
腮腺炎,是病毒感染,病毒主要侵犯腮腺,台灣俗稱“豬頭皮”,腮腺會腫得像豬頭皮。。其實,不必做那麼多檢查(除非是在做研究)。有經驗的第一線醫師,從臨床症狀(全身倦怠與局部腫脹與壓痛),就足以診斷。醫院做了那麼多的檢查,確定是腮腺炎,但後續西醫對腮腺炎的治療,卻是完完全全的“束手無策”(因為病毒感染,西醫是“無藥可治”的)。
腮腺炎,中醫稱為“痄腮”,認為是風瘟疫毒侵襲。中醫根本不知腮腺炎是病菌還是病毒感染。但是,中醫依據辨證論治,調動身體的免疫力,不管是病菌還是病毒,治療腮腺炎的療效,卻是遠勝過西醫。尤其,依據中醫經典記載,普濟消毒飲就是治療腮腺炎的“特效藥”。


把病源搞得很清楚的西醫,卻不會治療病毒性的腮腺炎:不清楚病原的中醫,反而有辦法治療腮腺炎。這正應了那一句老話:「中醫糊裡糊塗的把病人治好了,西醫明明白白把病人搞壞了。」

文by 林燦城醫師